福彩三d:

我给妈妈剪指甲

张会民

由于单位事忙,好长时间没回家看妈妈了。那天抽空回到家已经是下午,像往常一样,刚进村就有理气长地喊我妈,我妈肯定是听见并且答应了,但我没听清楚。见到我妈时,我妈坐在院子的靠椅上,头有气无力地耷拉在一边,双眼眯着,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没力气再给我忙碌着围住灶台烧火做饭了。

才十几天没见,我妈身体一下子佝偻起来,满头银丝更加雪白,原本平展整齐的衣服到处都是皱褶。我妈明显苍老了,她把双手伸向我的一刹那,我一眼就瞅见我妈的手指甲长长了,我要给她剪,她竟然破天荒地没有拒绝,微笑着点头同意。

我翻箱倒柜找到我妈使用了一辈子的那把老式铁剪子,剪子手柄上缠着的红布还在。这把剪子我太熟悉了,我妈拿这把剪子除了剪绳子、剪布料、剪窗花,做我们姊妹一伙的鞋、袄、裤,我妈的指甲,我们姊妹一伙的指甲,从记事起,都是我妈用这把剪子剪的。

夕阳西下,我让我妈坐在院子中间的靠椅上,我端了个小凳子坐在我妈对面。我牵住我妈温暖粗糙的双手,学着我妈给我剪指甲的样子,剪子搭在我妈的指甲盖上,剪刀咬口处噙住长出来的指甲,顺自挨着小心翼翼地用力往下剪,竟也十分顺利。半月形的指甲剪下一片,我故意捏住捧到我妈眼前让她看,我妈不言语,只是微笑,我低头又接着剪。

十个指头一个一个地剪完,我每抬一次头,我妈都冲着我微笑。我能肯定,我妈对我的微笑就一直是那个样子。那微笑着的慈祥眼神,似乎在与我说话交流,似乎在给我以爱抚呵护。

我要再给她剪脚上的指甲,我妈慌忙捂住脚,她嫌她的小脚难看,借口说脚没洗,指甲太硬,坚决挡住不让。

说起来惭愧得很,这辈子我就给我妈仅仅剪了这一次指甲,而且只是手上的指甲。我妈经常说我是男娃,是在外面闯事业的男人,她从来不让我进灶房,不让我洗衣服,她担心我干了这些零碎活后性格变得婆婆妈妈,耽搁干事创业的大事,更别说给我机会给她洗头洗脚剪指甲了。

没过多久,我妈就去世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我真惭愧,我只给我妈剪过这一次指甲。近二十年过去了,现在更后悔。(作者系人保财险渭分公司员工)

本网编辑 马杭娟

龙虎和时时彩骗局 时时360走势图 斗地主单机版不用网络 动物狂欢怎么玩才赚分 2018最新二八杠游戏 二十一点扑克游戏下载 棋牌官方下载 冰球 四川麻将初学图解大全 欢乐斗地主二人斗地主 二八杠生死门有几种 大乐透预测一注 北京pk10七码全年可用 北京pk赛车精准3码计划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 免费黑客棋牌打鱼器